卍巴蜀佛教

 找回密码
 免费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开启左侧
查看: 387|回复: 5
 无量香光 发表于: 2015-12-19 11:44:15|显示全部楼层|阅读模式

卍续藏第87册No.1629金刚般若经集验记

 [复制链接]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免费注册

x
摘自《卍续藏第 87 册 No. 1629 金刚般若经集验记》

卍续藏第 87 册 No. 1629 金刚般若经集验记


  No. 1629

  金刚般若经集验记卷上(并序)

  梓州司马 孟献忠 撰

  夫般若者。乃诸佛之智母。至道之精微。为法海之泉源。实如来之秘藏。言语道断。心行处灭。超于名相而界入。称谓稽而不逮。离于见闻觉知。智识诠而逾远。无行无得。所以致其功。不住不染。所以成其慧。探其妙者。行皆道场。达其理者。动为佛事。至于一十二经。八万四千之法。等三辰之竞耀。仰慧景而同晖。类五衢之争驰。入真乘而共辙。惟寂惟寞。感而遂通。何虑何思。诚而必应。其有一念净信。四偈受持。福无量而无边。广大侔于法界。果不生而不灭。究竟等于虚空。故能使修罗之军。寻声而远遁。波旬之骑。藉响而旋奔。钩爪锯牙。挫芒衄(如尽反)锐。洪涛(音桃)烈火。息浪韬炎。厉(音例)气烟凝。毒不能害。交陈云合。刃不能伤。含识必该触类而长。亦犹洪钟虚受。响无击而不扬。明镜高悬。物有来而斯见。则知幽显叶赞。万汇(音谓)所以?诚。释梵护持。百神由其侍卫。今者取其灵验。尤着异迹。克彰经典之所传。耳目之所接。集成三卷。分为六篇。其有见贤而思齐。闻义而勇猛。如磨玉之子。守剑之宾。如周处之遇士衡。长清三横。仲由之逢宣父。即列四科。仁远乎哉。欲之而至。虽不足发挥圣教。光阐大乘。庶贻诸子孙。以励同志。于时大唐开元六年。岁次戊午。奥四月乙丑。朔八日壬申撰毕。

  救护篇第一(并序十九章) 延寿篇第二(并序十二章)

  救护篇第一(并序十九章)

  昔者鲁连谈笑而秦军自却。干木偃息而魏主获安。闻郑玄之名。群凶不入。惮太公之化。神女衔悲。况乎象帝之先。法王之母。三明八正。待思而成。九恼六缠。因之而灭。无名无相。则万德俱圆。无取无行。则众功咸备。若持若诵。护国护身。投烈火而不然。溺层波而讵没。般若之力。其大矣哉。故以救护之篇。冠于章首。萧瑀(音雨)金刚般若经灵验记曰。邢州治中柳俭。隋末任扶风岐阳官监。初为李密王事。横被牵引。在大理禁。常诵金刚般若。犹有两纸来未遍。忽然睡。梦见一婆罗门僧语俭云。檀越早诵经遍。即应得出。俭即惊觉。(音教)昼夜勤诵。不敢懈息。更经两日。至日午时。忽然有来放赦。追向朝堂。遂蒙释放。俭后一时家中夜在房外诵般若经。三更忽闻奇异香气。俭起寻香。周无烧处。以此证验是诵般若功德之力也。尔来倍更恭敬。昼夜精勤。不敢懈怠。专心诵持。已得五千余篇。至今不阙。

  郎余令冥报拾遗曰。京兆杜之亮。元明随仁寿中为汉王谅府参军事。谅于并州举兵反。谅败之后。之亮与僚属等皆系狱。惶惧母氏为忧。日夜悲泣。忽于梦中见一沙门。曰。但能诵金刚般若经。可度此厄。及晓便求此经诵之。寝食之余。未曾暂辍。无几。主司引囚伏法。之亮身预其中。唱名咸死。唱讫。之亮辄漏无名。如此者三。主与属皆被鞭挞。俄而会赦(音舍)免。明庆中卒于黄州(余令与之亮乡亲。先[所]知委[也])。

  宗正卿窦(音豆)弹(正上也)德玄。麟(音邻)德元年中。被使扬州按察。渡于淮水。船已去岸数十步。见岸上有一人。手赍小幞。形容惨悴。日复将暮。更无余船。德玄慜之。令船却就岸。唤此人上船同渡。至中流。玄食次。并与之食。及至渡讫。其人不离马后。行可数里。玄问云。汝是何人。答云。是鬼王。令于扬州追窦大使。玄云。窦大使名何。答云。名德玄。玄即求守鬼。作何方便得免。鬼去甚。愧公赐食。为公先去。公但诵金刚般若经一千遍。即来相报。玄至扬州。经一月余。日诵经数足。其鬼即来。云。公诵经数已足。大好。终须相随见王。于是公却入房。因便闷绝。经一宿始觉。初与鬼相随。至一所。高门列戟。如大州门。鬼曰。请公且住此。某当先报王。鬼即先入。玄于屏障。遥听闻王语鬼云。你为他作计。遂笞(音痴)鬼三十。鬼即出来。袒而示之云。为公吃杖。便引玄入。见一着紫人。下阶相揖曰。公有大功德。尚未合来。请公即还。出门落坑。便觉其鬼复来。见玄索食及纸钱。玄即与食及纸钱。鬼云。公犹有傍厄。须遣道士上章。其正报诵经已销讫。侍上章了。还来报公。玄即请道士上章。鬼即来云。上章不达。为有错字。又更上章。鬼又云。还错一字。玄即自勘之。果并错字。即更令上章。鬼云。此回达讫。更无厄难。德玄问鬼以官禄年命之事。鬼云。公从宗正卿。次任殿中监。次任大司宪。次任太子端尹。次任司元太常伯。次任左相。年六十四。鬼便不见。后所历官。果如鬼言。当时道士集记此事。号为窦大使上章录云。玄亦奏知。奉来告群臣。各令诵金刚般若经(德玄曾孙提于梓州过。[具说]录之)。

  广平游珣。贞既久视年中任桂府户曹参军事。有一女。患瘦病已经数年。珣考满归至洪州。女病渐困。珣与妻宋氏谋云。既是恶病。恐后相染。必若不救。弃之水中。俗云利后。遂即舆出此女。女云。某乙生年读金刚般若经。请于主人佛堂。暂读一遍。冥目无恨。珣夫妻既闻此言。一时流泣。即于佛堂中。捡得此经。女既渐困。自不能视。口不能言。珣夫妻及主人等。为读数遍。俄顷之间。女遂能开目。以手指经。意似索读。及至授经。竟不能语。以眼观经。以心诵之。须臾佛堂中光明照外。经函里亦有光出。众人咸惊异之。女忽然头面流汗。须臾遍身汗定。便即得睡。经一宿。所苦并除。不逾旬日。痊复如故。自后合家之内。咸诵此经(前定州安嘉县主簿长孙楷亲知。具说之)。

『 卍巴蜀佛教 』提醒,在使用本论坛之前您必须仔细阅读并同意下列条款:
  1. 遵守《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并遵守您在会员注册时已同意的《『 卍巴蜀佛教 』管理办法》;
  2. 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
  3. 本帖子由 无量香光 发表,享有版权和著作权(转帖除外),如需转载或引用本帖子中的图片和文字等内容时,必须事前征得 无量香光 的书面同意;
  4. 本帖子由 无量香光 发表,仅代表用户本人所为和观点,与『 卍巴蜀佛教 』的立场无关,无量香光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5. 本帖子由 无量香光 发表,帖子内容(可能)转载自其它媒体,但并不代表『 卍巴蜀佛教 』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6. 本帖子由 无量香光 发表,如违规、或侵犯到任何版权问题,请立即举报,本论坛将及时删除并致以最深的歉意。
  7. 『 卍巴蜀佛教 』管理员和版主有权不事先通知发帖者而删除其所发的帖子。
 楼主|无量香光 发表于: 2015-12-19 11:46:27|显示全部楼层
★本站推荐:发帖子前,请使用“排版助手”软件,让您的文章更悦目!★
续-《卍续藏第 87 册 No. 1629 金刚般若经集验记》

摘自《卍续藏第 87 册 No. 1629 金刚般若经集验记》
  前嘉州平羌(苦良反)县令王崇一。常诵金刚般若经。以永昌年中。缘亲累被入理寺。断以极法。临欲被刑。禁在京大理寺。崇一常诵经不辍。又被婢真如。重于都下告反。奉来差御史郑思齐往京取崇一。令固身送都勘。当行至陕州东十余里。忽逢一僧。当道而立。语崇一云。请暂下马。礼拜四方。御史不许。僧口云。何惜纵其下马。礼拜四方。御史即纵下马。依礼四方讫。即不见此僧。御史惧然。怪其灵异。又行至洛州界。夜卧驿厅上。忽闻人语声。报王崇一。真如所告。此是延命大吉。御史亦同闻之。其事御史将为妖怪。至洛州。具以此事奏闻。主上甚惊。即唤崇一亲自勘问。卿在路。何因有此妖怪。崇一答云。臣实不知。遂却付法。令子细推勘。未逾旬日之间。遂逢大赦。免死。年八十七。终于平羌县令(同前。定州安嘉县主簿长孙楷所录)。

  前定州司户任环。常诵金刚般若经。因使入洛。将一驮绫绢归。在路夜行。忽逢群贼来劫。并杀一奴。仍持刀棒趁环。环既事急。即映一树而避。众贼趁及乱斫任环。竟不着环。唯斫着树。其贼曳将别处。怪而愠之。更斫数刀。棒打无数。一无伤损。遂即佯死。贼等将为实死。因即俱散。任环即起。徐行寻贼。其贼不越三四里间。遂不得去。任环仍向草中潜隐。闻贼等相共语曰。此处由来无水。今忽四面水流。此乃天殃我辈。有一贼云。向者煞钱主时。空中闻人语声。莫杀钱主。此人常诵金刚般若。大是善人。众贼一时同惊。咸曰俱闻此语。并举手弹指。嗟叹久之。须臾天即渐明。其贼并不得去。寻被州县括捡擒捕。任环寻亦却得本物(同前。定州安嘉县主簿长孙楷所录)。

  王昌言者。京兆万年县人也。去久视元年。于表兄杨希言崇仁坊中捡校质库。因遂患瘘。绕项欲匝。并至胸前。疼痛呻吟。不能捡校。遂即发心诵金刚般若。自诵之后。无时暂辍。其疮苦痛不复可言。夜卧之间。忽见一僧。以锡杖为捺。口云。为汝持经之故。与汝疗之。因而遂惊。不觉大叫。堂内人数个。即起同看。所患之疮。咸有汁出。如小豆汁一升已上。因兹一度。瘘(音漏)即疼除。其后专心受持。常诵不绝。年六十九。长安元年寿终(表兄杨希言所说)。

  亳(蒲博反)州谯(音樵)县令王令望。每自说八岁能诵金刚般若。常受持不阙。初。弱冠时。游剑南邛(其恭反)州临溪(苦□反)县。过山路峻险。忽遇猛兽。令望惶惧。计无所出。即诵般若经。虎遂不前。东西跳(厅了反)踯。诵至二三遍。遂曳尾而走。流涎数升。又任安州判佐。送租至杨子津。属风浪暴起。时租船有五百余艘。横江沉浮。迟明诸船多皆被没。唯令望诵金刚般若不辍。若有神助。赖此独全(司勋郎中王潜所说)。

  芳州司马崔文简。常诵金刚般若经。属吐蕃大下。被捉将去。吐蕃锁着。防护极严。其人精心诵持金刚般若经。遂经三日。其锁无故忽然自开。捺着还开。吐蕃将为私擅开锁。欲笞挞之。其人答云。锁实自开。非简所掣。(齿曳反)贼云。汝何法术。得锁自开。报云。为持金刚般若经。应缘此致。吐蕃云。我今却锁着汝。若诵经锁开。我即放汝还国。若诵经不开。我即杀汝。吐蕃于傍。咸共看诵。诵仍未彻。锁划(华获反)然开。吐蕃异之。竟如前言而放(洛州司仓张[璲]所说)。

  河东裴宣礼。时为地官侍郎负既。久视年之初。正多大狱。所有推勘。多在新开。虚吏束索之徒。用法深刻。一经追问。五毒参并。所有用徒。十不全一。宣礼深心正信。少小诵持金刚般若经。每至心诵念。枷锁断坏。当时主吏侯鞠。(音掬)逾严不信其言。以为擅脱枷锁具。以此状咨白判官。励以威棱。对令其诵。诵至半卷。索然解散。因此神验。遂得清雪(梓州刺史韦慎名所说)。

  京兆韦利克勤。常念诵金刚般若经。因征辽东。遂没高丽。数年之后。逢官军度辽伐罪。乘夜欲投官军。出城之外。并是高丽村落。正逢月暗。行之莫知所出。遂见一明如灯。引之而去。不逾少选。遂至官军营幕。克勤仕至中郎。遍向亲知说此徴验。嗟叹般若之力不思议(梓州刺史韦慎名所说)。

  梓州郪(音妻)县人唐晏。受持金刚般若波罗蜜经。一从念诵已来。未曾空过。以长安元年。逃寄住普州安岳县。经十二年。与彼土豪人姚诠等数十家交好。至开元二年。逢前郪县令窦界慎男湜(音寔)。缘祖怀贞之累。从阆州左降为普州员外参军。与刺史崔从俗亲。遂差湜摄安岳县令。晏以湜昔日本部郎君参议之后。便同畴昔为湜设计。纠察豪人客户。因此起恨。至开元三年。雅州刺史刘朏(普没反)。左降为普州刺史。遂受豪人等言。以晏浮逃生文。阴拟踬(音致)顿。晏夜夜常梦见一道人。再三云。何不归去。何不归去。不知豪人潜欲致害。赖得县录事厅仁勖相报。晏遂走至遂州方义县王孝古庄。潜伏其庄。去普州八十余里。以十二月二十三日。刘刺史差司法王泯。领手力十人。来至孝古庄捉晏。其庄后唯有一大竹林。东西南北并是熟地。更无茅草。晏既惶急。走窜竹林。却倚一树。唯念诵金刚般若经。声声不辍。其手力十人。交横于竹林内。树前树后。来去觅晏。至竟不见。便即却回。晏即走至遂州市内张希闰家停止。又以开元四年正月。刘刺史又差普康县录事张瓘。将书属长史韦伯良捉晏。又逢主人张希闰作佐史。归报晏云。今日有普康县录事张瓘。把刘刺史书与长史。不知何事。晏闻此语。盖复惊惶。当夜梦见一大虫。欲来食晏。忽惊起坐。见床头壁角。有一神王立地。晏于床上再视。须臾散灭。其夜三更便走。正月七日至通泉县。停止十日。果得主人张闰书报。昨七日平明。韦长史差不良人于闰家搜掩足下。幸知之也。千万好去。遂到故里。得至今日。皆是般若神力之所卫护。然晏有去处。前非便利。即见一蛇横过。虽盛冬之月。亦屡是蛇。自诵经来。虽入疾病之家。不曾染病患(献忠时任梓州司马。亲问其人)。

 楼主|无量香光 发表于: 2015-12-19 11:47:30|显示全部楼层

卍续藏第87册No.1629金刚般若经集验记

续-《卍续藏第 87 册 No. 1629 金刚般若经集验记》

摘自《卍续藏第 87 册 No. 1629 金刚般若经集验记》
  绛州正平县人郭守琼。时任鸿胪掌客。因归贯去家数十里作客。日遂将衣。方始言归。时属天阴。兼以微雨。旧云此路左侧。既多坟墓。乘前鬼火。迷惑行人。或于冢间。或堕坑堑。因遂亡失魂魄。时月而终。守琼兢惶。计无所出。初见鬼火。数十里间。或十炬或二十炬。倏忽而至。唯骑一马。更不将人。旧诵般若多心经。遂即抗声而诵。其火迸散。极望眇然。既见火遥。遂少停诵。不逾少选。鬼火还集。依前更诵。火即渐远。则知般若之力。通于幽明(郭琼于时同作营田判官郭琼自说)。

  梓州玄武县福会寺僧释神晏。俗姓刘(音流)氏。去万岁通天元年。被乡人冯知悌横告于房中停止劫贼卢金柱等。遂走于泸州逃避。因逢资州大云寺陈行贞。泸州讲说知光火贼。使此州司马张涉牒资州追行贞。资州差首望张兰往泸州掩捉。便于泸州县禁。神晏旧诵得金刚般若经。昼夜勤诵。四十余日。至五月二十七日。狱中夜明。有同于昼。囚徒惊骇。将谓火来。其门着枷钉鍱爆(补劾反)裂。如用斧凿之。声应时断坏。其杻元无开处。自然脱落。其击柱锁。亦为数段段。泸州县丞车询瞋。狱典□更唤?匠木匠。别作枷杻牢。而及至天明。遣典泸望更主细奴蔺(音吝)老等各打三十反。又窄(音责)钉鍱弥壮。神晏忧惧。至心诵经。未至亥时。依前断坏。车询回心敬信。倍加顶礼。日饷送齐食。悔遇殷勤。合州共闻。竞送饮食。及送还此。使司断移卿胜州。仍被法服。配胜州宝幢寺。神晏喜此神验。念诵不辍。逢神龙元年二月十五日。制放回本州。至此还俗(献忠亲自追问。具说源流。神晏当时始年三十八也)。

  博陵崔善冲者。先天初载时任梓州铜山县丞。常受持金刚般若经。当时姚隽(音邃)州蛮部落有反叛者。监军御史李知古以善冲为判官。既在军营。住隽州界。知古志图功效。遂招慰诸蛮首领。降而杀之。蛮落因兹遂皆反叛。报其仇(音酬)怨。共杀知古。善冲当即奔窜。(粗乱反)罔知所之。与二十余人结伴同走。奔驰迷之。已经日夜。不知途路。遥见一火。准度近远可十里余。将有人家。拟投作食。迄至于晓。犹趁不及。乃至昆明县路投得县城。盍是神力护持。潜加引导。济以厄急。实冥助焉(献忠任梓州司马崔善冲亲说)。

  邛(局龙反)州安仁县令尚行琮。常诵金刚般若。因事左授翼水县丞赴任。至义州界。山路险峻。阁道危县。乘夜而行。忽坠于阁。在半崖上乘落骑一树枝。犹疑是马。遂不知觉。须臾之间。家人叫声。方知坠阁。口诵金刚般若。尚不辍声。觉后状如在梦。一无所损(邛州司户胡延祚所说也)。

  前陵州仁寿县尉陈惠妻王氏者。京兆人也。初王氏在家之时。为表兄褚敬。殷勤欲娶。其王氏父母不许共褚为婚。其褚敬每云。若不嫁与我为妻。作鬼终不相放。后嫁与陈惠。数载褚敬遂亡。其王氏随夫在仁寿县。每夜寐之后。梦敬即来相亲。宛若平生。遂觉怀妊。经十七个月。身渐重而不产。不知为计。将作鬼胎。遂入佛堂。取得金刚般若。至心启请。转读此经。每转经时。精意发愿。若是怀孕。愿早平安。若是鬼胎。必早销化。因念诵之力。渐觉身轻。所怀鬼胎。即自散灭。从此之后。转更精勤。遂常受持。至今不绝(崇福寺僧释惠远者。其兄于翙。(呼来反)时任梓州司户。因来至此。亲所知见。故具录焉)。

  虢(孤获反)州朱阳县尉向仁悊。河内人也。去龙朔年中。从云玄运米向辽东。至海中。路遇恶风。般破氛氲。黑暗不知东西。仁悊先诵得金刚般若经。昼夜至心。口诵不辍。略记可得三百余遍。忽然似睡。即有一僧云。缘汝诵经。明日使汝等着岸。须臾即明。日影出水之上。遥见一枝有似马鞭。诵经转急。遂即到岸。同船六十余人。一人不损。诸船漂没略尽。岂非般若力乎(邢州[指]仁县令只思敬所说)。

  怀州武德县令何澋。常诵金刚般若经。天授二年。因假入洛。八月还县。驴马九个。总有十人。行至河阳。正逢水涨桥断。行旅来往之人。咸以船渡。时有邢(音形)州平乡县尉陈干福。亦至水次。相属仲秋月晦暮。番满兵回。人有归心。崩腾争上。何陈二子并亦上船。陈君惧船将重。却下衣物。何公鞍乘既多。因而遂过。不逾一二十步。船即沉没。澋私心念。生来受持金刚般若。今日岂无徴乎。澋初上船。恐船摇动。遂以手把角?索。(苏洛反)一从水没。直下数。又澋时有侄。亦先在船。船覆水中。其侄得上船底。湍流既疾崩岸。又高岸腹县芦延蔓(音万)于水。澋随浪转。攀得芦根。欲去复留。逐波摇荡。覆船泛直趣澋边。其侄攀援引澋而上。水浸绳急。手入绳间。拔手既难。?亦随出。自余人马。任水?(音缘)洄。或遇浅逢。查殆无死者。番兵向余八十。生者唯有一人。斯则般若良因。潜加拯护者矣(邢州平乡县尉陈干福所说)。

  赞曰。禅慧之门。菩提之路。无行无得。唯救唯护。三界归依。四生开悟。一切苦厄。乘兹永度。

  延寿篇第二(并序十二章)

  夫积善余庆。积恶余殃。李耳年为。入重玄之境。彭铿(苦耕反)久寿。还游众妙之门。况乎不去不来。固超于三际。不生不灭。岂计于千龄。(音灵)如能四偈受持。一念清信。积尘积劫。喻寿量而非多。无数无边。等虚空而共永。集其休徴可验者。列为延寿之篇。

  唐临冥报记曰。陈公大夫人豆卢氏。芮公宽之姊也。夫人信福。诵金刚般若经。未尽于卷一纸。许久而不彻。后日黄昏时。忽然头痛。四体不安。夜卧逾甚。夫人自念傥死。遂不得经竟。欲起诵之。而堂烛已灭。夫人因起。命婢燃烛。须臾婢还。厨中无火。夫人命开门。家人坊取之。又无其火。夫人深益叹恨。忽庭中有自然火烛。上阶来入堂内。至于床前。去地三尺许。而无人执。光明若昼。夫人惊起。头痛亦愈。即取经诵之。有顷家人。钻燧得火。燃烛入堂中。其光即灭。便以此夜诵经竟之。自此日诵五遍。以为常度。后芮公将死。夫人往视。公谓夫人曰。吾姊诵经之福。寿当百岁。生好处也。夫人至今尚康。年八十矣(夫人自向唐临?说)。

 楼主|无量香光 发表于: 2015-12-19 11:48:33|显示全部楼层

卍续藏第87册No.1629金刚般若经集验记

续-《卍续藏第 87 册 No. 1629 金刚般若经集验记》

摘自《卍续藏第 87 册 No. 1629 金刚般若经集验记》
  萧瑀金刚般若经灵验记曰。隋朝招提寺僧琰师。初作沙弥时。有相师语琰云。阿师子大听明智慧。无那相命全短。琰闻此语。遂咨诸大德。修何功德而得延寿。大德等共议。依如来教。受持金刚般若经。功德最大。若能依法受持。必得延寿。琰时奉命即入山。受持金刚般若经。五年出山。更见前所相者。云。法师比来修何功德。得长寿殊相。顿能如此。琰说前者被相短寿。入山受持金刚般若。更无余业。因兹功德。遂为大德。法师年过九十。

  又曰。隋朝开善寺尼藏师。少年讲说。远近知名。时有何胤之谓曰。虽作法师。全无年寿。藏闻惶惧。遂废讲说。精意发愿。于经藏中信手探(音贪)取一卷。专欲受持。乃得金刚般若经。于是读诵。在房三年不出。后故觅胤之。令更占之。曰。为弟子所相无验。为师相改耶。藏云。所相大验。佛法灵应。不可思议。具向说之。答曰。道人不可相也。师寿得九十余。果如其语。

  又曰。隋时秦州人王陀。身任鹰杨。在府领兵。因病解任。在家访觅大乘金刚般若经。大业中。荒乱初定。寻访不得。后有一僧。持此般若一卷。日读五遍。向经三年。读诵通利。陀于后身患。遥见二十二鬼。并来诣陀。陀即诵般若经。其鬼离陀一百余步。不敢更前。鬼谓陀曰。君莫诵经。汝不可得脱。陀摄心不诵。鬼到陀边。中有二鬼。颜容甚恶。告言。我是主帅。先差二鬼充一道。使余者总为十道。使诸使少时之顷。各执缚人将来。陀即自思。我今还应如此。其鬼所将人来者约束。各自发引向于王所。后有一鬼走马来告。向诵经人。王教令放六日。陀当时昏迷。气将欲绝。闻鬼使约束道放。心遂醒悟。气还如本。因此更加精诚。诵金刚般若昼夜不舍。六日已过。诵经之力。更不被追。夜中有一人。空中唤陀。陀即遥应。汝今读诵金刚般若经。功德甚大。王今放汝。寿年九十。努力勤修功德。读诵此经。更加精进。不敢懈怠。于后陀兄身患。因遂命终。经余一日。见兄共语。语陀努力为我读诵金刚般若经。救我地狱之苦。言语未讫。有一人推兄遂入地狱。陀怕怖走归。有羊六口。遮陀行路。不听陀过。陀即诵般若经向羊。其羊即渐微小。诵经亦讫。其羊并即入地。遂使得过。即为兄诵般若经五千遍。救兄地狱之苦。陀昼夜诵持不废。又劝化一切人。并读诵般若经。陀为诵持。见得延寿。

  又曰。遂州人魏旻。贞观元年。死经三日。王前唱过。旻即分疏。未合身死。王索簿(音部)寻检。果然非谬。王责取旻使者。何因错追。笞杖五十。即放旻归。遣人送出。示本来之路。至家遂活。父母亲属问云。死既三日。复见何事。旻具语列。当被追时。同伴一十余人。其中有一大僧。一时将过。王见此僧。先唤。借问一时已来。修何功德。僧白王言。平生唯诵持金刚般若经。王闻此言。恭敬合掌。赞云。善哉。善哉。法师受持读诵金刚般若。当得生天。何因将师来此。王言未讫。诸天香华。迎师将去。王即问旻。一生已来修何功德。旻启王言。一生已来。不读诵经典。唯读庾信文章集录。王语旻曰。汝识庾信否。是大罪人。又旻言。虽读文章。不识庾信。王即遣人领向庾信之处。乃见一大龟。一身数头。所引使人云。此是庾信。行回十余步。见一人来。我是庾信。为在生之时。好作文笔。或引经典。或生诽谤。以此之故今受大罪。向者见龟数头者。是我身也。回至王前。王语使者。将见庾信以否。白言。已见。今受龟身。受大苦恼。王言。放汝还家。莫生诽谤大乘经典。勤修福业。遣人送出至家。便即醒悟。忆所属之言。又见此僧读诵金刚般若经。得生天上。即于诸寺处处求觅。乃见一僧云。我有此经。旻闻此语。礼拜求请。若得此经。不惜身命。其僧即付金刚般若经一卷。昼夜转读。即便诵得。昼夜精勤。诵持不废。因即向遂州人等。说此因缘。又道一僧共旻同死。引过见王。为诵大乘金刚般若经典。得生天上。又说庾信罪业受报。遂州之人多是夷獠。杀生捕猎。造罪者多。闻旻说此因缘。各各发菩提心。不敢杀生捕猎。并读诵金刚般若。昼夜不舍。四月十五日。忽有一人乘白马来至旻前。当取汝之日。勘簿为有二年。放汝还家。为汝受持金刚般若经一万遍。又劝化一切具修功德。读诵般若不绝。以此善根。遂得延年。九十寿终。必生净土。

  又曰。滑州别驾睦彦通。一生已来。恒诵金刚般若。先于李密下所任武牢县令。为贼翻城。欲杀县令。通甚怕惧。逾城得出。向东步走。有一石崖。石涧高峻。深百余尺。被贼拔刀走趁。即投峻崖。欲自取死。至崖之半。似有人接。通及至于底。乃在盘石上坐。得存性命。都无伤损。据此灵验。并是般若之力。贼过之后。通至家中。精心诵持。不舍昼夜。又劝化一切读诵此经。通得长年。又无疾患。常得清净。坚心不怠。

  又曰。大庙署丞李思一。贞观二十年正月八日丑时。得病已。时失音。至十三日。黄昏身死。乃被冥官勘。言思一年十九时。屠宰猪羊之命。思一推忖。实不屠杀生命。冥官即追所杀猪羊。与思一勘对。至已对问。食肉支节时日。全不相关。又付主司子细捡核勘。遂杀害之日。思一即在黄州慧珉法师下听讲涅槃经。然珉法师又以身死。生于金粟世界。既在三界之外。无可追证。放思一还于本土。至家未经时日。又被追唤。未去之际。于清净寺玄通法师边忏悔受戒。普劝朋友亲戚。有生之类。但遭枉滥死者。及不得转读经者。并为转读金刚般若经五千遍。作是语已。遂即命终。使者将思一至冥官所。遂具实言。今发心受持般若经。冥官云。汝今发心极大深妙。不可思议。须臾之间。见一人手持经卷。语思一云。此是金刚般若。思一求请开其经卷。览其题目。与今时般若无别。当即闭(音闭)。

  目发心。望解般若经义。晓喻有知。忽闻有人云。君今发心。作是大愿。今所注猪羊来对者。并云。我实自身命尽。恶道受生。实非思一屠害。为无功德。宝货求典。妄引善人。冀延日月。实是枉牵。冥官得此款已。又珉法师在金粟世界遣二僧。来至冥官前。得见二僧。惊怖礼拜。僧语冥官。其思一诵持金刚般若经。一心不乱。又注屠杀生命。并云妄引。泯法师在金粟世界。故遣来救。冥官依命。即命思一还生。二僧乃送至家。即乘空而去。思一苏讫。当即请诸寺大德。转读般若经五千遍。思一诵持般若。昼夜不废。见得延年。

 楼主|无量香光 发表于: 2015-12-19 11:49:37|显示全部楼层

卍续藏第87册No.1629金刚般若经集验记

续-《卍续藏第 87 册 No. 1629 金刚般若经集验记》

摘自《卍续藏第 87 册 No. 1629 金刚般若经集验记》
  又曰。泰州上邦县人慕容文?。年十七。诵持金刚般若经。齐戒不阙。隋大业七年四月十五日夜。忽有两鬼。来至床前。手持文牒。云。王今遣取公来。文?即甚忙怕。乃逐使者而去。将至一大城。楼橹严峻。城墎六重。将入第一第二门。极大光明。至第三门。其门相去四里。已上并皆黑暗。都不见道。使者引之而过。至五六门内。复大光明。去门三里。即有宫室殿堂。四边持仗宿卫。还如见在宫阙无异。王当殿而坐。所将男夫妇女.僧尼道士。及女等外国六夷。不可称数。?在后。行典唱名而过。王一一问其在生福业。有福效验者。在西而立。无福验者。在东而立。末后始唱?名。王问。一生作何福业。?即分疏。一生已来。唯诵持金刚般若。法华八部。般若昼夜转读。又持齐戒。一日不阙。王闻此言。合掌恭敬。叹言。功德甚深。付主司细检文簿不错。将来其典执案咨王。未合身死。王即放还。且遣西行而立。未去之间。有一沙弥。可年十五六。手执一明炬。于?前而过。续后又一沙弥。执明炬而过。?即捉袈裟挽住。愿师救弟子。使者错追将来。蒙王恩泽。检文簿放还。不知去处。愿师慈悲。救护弟子。示其来路。二僧语?。檀越持般若经。转读大乘经典。好牢持斋戒。故来救之。师云。我执明炬在前。檀越但从我后。还于六重城门而出。还诣里暗二门。二僧手执明炬。喻如日出。光明皆现。出于六重门外。二僧即语?云。檀越知地狱所以否。报云。不知。二沙弥即举手指城西北角。更有一大城。相去四里。此是地狱之城。二沙弥云。将檀越于此城观看。从师至彼。其城高峻。有入城门。并铁网垂下。有四罗刹。手执铁叉。侍立左右。二僧云。是地狱之门。一切罪人配入。并从此门而过。即将?入门。可行二百步。见一灰河。其中一切受苦之人。身在河中。唯见其头。百千万亿猛火炽然烧此罪人。苦痛号叫。不可具说。又四边皆是铁床剑树。有四狱卒。手持铁叉。畔上行走。叫唤之声。甚可怖畏。二僧云。十八地狱。咸在此城。?见心中怕惧。唯知念佛。心中恒诵般若不绝。二僧即将?出城门。至于本来之道。五个道相近。意中荒迷。不知本从家之道。二僧即欲别?而去。礼拜求请。五道之中。不知弟子从何道去。愿师慈悲。示其道处。二僧即于中道引前。可行十里许。有一大门。塞其道口。不得而过。二僧以锡杖开之。即语?云。努力勤修功德。诵般若经。莫生懈怠。必得长寿。?别师至家。体中醒悟。父母亲知。并悉忙怕。以礼慰喻。说其因缘。蒙放还家。功德之力。闻者欣悦。心意泰然。以此诵经齐戒功德。劝化一切。各各发心。读诵般若经。一日不阙。更加精进。又得长年。

  又曰。天水郡陇城县袁志通。年未弱冠。住持斋戒。读诵法华金刚般若等经。六时礼忏。不曾有阙。年二十。即点入清德府卫士。名挂军团。奉来差征白蛮。从家至彼一万余里。在路昼夜礼诵不阙。至南蛮之界。官军战败。兵士散走。当时徒侣一百余人。不知所投。多被伤杀。志通惶迫。奔走无路。忽有五人。并乘牝(频殒反)。

  马。在通前后。有一人走马告通曰。莫怕莫惧。汝具修功德。前后围绕。不能为害。行可七里有余。至一塔庙。即入其中藏隐。蛮即还营。忽有二僧来通所。语通云。檀越诵金刚般若法华。礼念诸佛。不可思议。故遣救汝。向者五人。乘马在汝前后者。并是法华般若之力。亦同救汝怨贼伤害汝身。好修福业。诵持经典。莫生懈怠。一切诸善神王。恒相卫护。作是语讫。即乘空而去。通经日不得食。非常饥乏。须臾有二童子。将一钵饭并酱菜及饼。与通而食。食讫又告通。勤修功德。诵般若经。莫令废阙。语讫主乘空而去。通涕泪悲泣。深心忏悔。即投大军。频经三阵。不被寸?所伤。据此因缘。并是法华般若之力。于后蛮破。官军放还。专心诵持法华般若。不敢怠慢。

  又曰。贞观八年正月二十八日。身患。至二月八日夜。命终。遂被将向王前。阅过徒众甚多。通在后而立。其典唱名。王即问其善恶之业。亦依次而配。末后始唱通过。具问生存作何福业。通即启王言。一生已来诵持金刚般若法华经等。常持齐戒六时礼佛。王闻此言。即合掌恭敬。叹言。善哉。善哉。此人功德不可思议。语使者当取之日。据何簿帐而追。付主司。细捡文籍。不枉将来。其主司开天曹检报。此人更有六年寿命。未合即死。王乃索案自寻。果然非谬。语左右侍者。取床几将来。即于南厢持金床玉几。至王前。即遣殿上西边安置。铺种种毡褥。遣通上床诵经。便诵般若法华各一卷。并悉通利。又使典藏中取其人诵经及修功德文簿典与通。向西厢遂往取。可行二里。有大经藏。所有功德簿帐。咸在其中。并七宝严饰。使者于最下中取得一卷。可有十纸。题名。袁志通造功德簿。即持向王边开检。其中注通诵般若经一万遍。礼佛齐戒功德。总在其中。王语使人。其通所造功德。甚深甚深。将地狱观看。知其罪福。使者奉来。引通出城。西北五里有余。有一大城。楼橹却敌。?网垂下。门中有四狱卒。头如罗刹。身形长大。手持?叉。左右而立。有二铜狗。在门两厢。口吐融铜。流灌狱所。注射罪人。一切受苦之人。并从此门而入。十八地狱。并在此城。通见如此。身心战栗。无以自安。领将诣王。白言见地狱讫。王语通云。汝今具见受罪福业。好勤精进。读诵莫废。汝今有命六年在。放汝还家。莫生退心。落入恶道。无人救汝。必须读诵不退菩提。放汝长年。至老命终。必生净土。

 楼主|无量香光 发表于: 2015-12-19 11:50:40|显示全部楼层

卍续藏第87册No.1629金刚般若经集验记

续-《卍续藏第 87 册 No. 1629 金刚般若经集验记》

摘自《卍续藏第 87 册 No. 1629 金刚般若经集验记》
  朝请大夫行国子监大学博士吴思玄。常诵金刚般若波罗蜜经。初日别两遍。五六年后。即日别一遍。兄思温以长安元年任汉州县竹县令。染患入京医疗。寄在殿中省尚药奉御张庆家针灸。忽然病发。非常困重。张庆绾摄诸巫术之士。时有务州褚细儿。亦甚见鬼。在庆中庭。为温祈祷。其时着绯官数人。思玄在别处止宿。人报兄患发。奔走来看。先至庆中庭。亦同祈请。未曾与褚相识。褚遂云此官不知何人。诸鬼神见之皆悉散走。思玄闻此。倍加精励念诵。一二日间。兄病遂差。初思玄去万岁登封元年行至中渭桥。见一人甚老。着重缞(音催)服。怪而问之。老人云。某乙年八十二。为亲生母着服。母年一百七岁。近日始亡。复问作何将养。得此长寿。其人报云。娘年四十三时。有人教诵金刚般若波罗蜜经。每日两遍。从少至老。未曾暂阙。更有阿姨并及邻母。总有四人。同业相共受持。姨亡已经一年。寿一百十四岁。自余两个。今各年九十已上。至今并在(吴思玄亲自录出)。

  申州大云寺僧释德遵者。即义阳县人也。时年五十一二。染疾弥留。气力虚惙。时起彼有张照藏者。洞晓阴阳。有张则者。极明医术。推步年命。以为厄运之期。诊(音轸)候经脉。(音夌)治非针药之救。遂启请发愿。诵金刚般若经。力疾扶羸。日数十遍。诚心恳至。感乎幽明。却倚蒲团。因而弥励。不舍昼夜。诵持此经。未盈旬月。渐觉瘳(音柚)愈。将涉时序。了然痊复。长安三载。献忠任申州司户。其僧尚存。向逾七十。每见自说。嗟叹者久之。德遵自此之后。常以般若为务。则知大乘之力。岂术数能知。非夫净信通神。达空体妙智。该上上者。焉肯勤而行之乎。

  杜思讷者。京兆城南人也。任潞州铜鍉(音提)县尉。考满之后。年登七十。又染瘦病。日渐虚羸。当时名医。咸谓难济。虽加药饵。(音二)诊候未瘳。时权瓘(音贯)注得汉州司功之任。就别临诀(音决)之际。词气凄(音妻)凉曰。(音越)虽是生离。即成死别。然宿心正信。发始深诚。遂谓瓘曰。唯发愿诵般若经。将希生路。遂即发心诵金刚般若经。不逾时月。渐觉瘳(音抽)愈。恳诚弥励。屡(力芋反)见光明。瓘后入京。讷已痊复。静惟福力。不可思议(汉州司功权令瓘说)。

  赞曰。恭惟众圣。爰起三坚。一尘一劫。无量无边。宁惟万万。何止千千。不生不灭。非代非年。

  金刚般若经集验记卷上
© 2010-2017, 蜀ICP备12031014号, Powered by 5Panda
GMT+8, 2017-7-25 00:36, Processed in 0.140400 second(s), 8 queries, Gzip On, MemCache On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