卍巴蜀佛教

 找回密码
 免费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开启左侧
查看: 207|回复: 6
 无量香光 发表于: 2015-11-16 14:00:46|显示全部楼层|阅读模式

卍续藏第88册No.1649名公法喜志

 [复制链接]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免费注册

x
摘自《卍续藏第 88 册 No. 1649 名公法喜志》

卍续藏第 88 册 No. 1649 名公法喜志


  No. 1649-A 法喜志序

  是册拣历朝名位贤哲。饱于法味者。织之成帙。为来期之明证也。盖佛法自汉始达震旦。使震旦无载道之器。何以流通。至今日乎。其载道之器。有在家出家。而出家且置。即在家名哲才士。有一不嗜于此。何以见巨海一滴味具百川者哉。有云。狮子乳。唯玻璃盏能贮。余物贮之即碎。然载道实难其人。昔法华会上。地中涌出六万恒河沙数菩萨。同如来前自誓。于佛灭后。恒在此界。流布大法。自佛法入此。此中缁素高流。荷担大法者。不其人乎。又孰能哉。抑且佛末后。以法藏付嘱国王大臣。将非后世异见稠密。借斯名势。方能破之耶。是则通诸家之异执。断末世之沉惑。此帙又是一大利器也。今之才士。有未见佛书者。视之为异物。非前哲开导。起信无由。是知此帙。为来哲之明证实矣。盖自汉晋至于宋元。耽此法味者甚众。今但拣光明胜大。昭千古耳目者。列之。咸法喜所资。死而不亡者寿也。教中有法喜禅悦二食。食之能养法身。资慧命。究竟无尽。是诸明哲。已饱法喜者也。今同载此名身不朽。知慧命亦无尽。此帙即法喜也。能持过去慧命。能资现在慧命。能生未来慧命。真法喜欤。真法喜欤。   紫竹林 观衡 撰

  No. 1649-B 名公法喜志叙

  今夫草木。自茎目叶。自葩自实。种种色色。殊形异态。而及乎膏残华落。总必归根。根在则当春而茁。一岁由是。十岁由是。乃至千百岁由是。人亦一草木也。之生而死。之死而生。夫死而生者根也。法门所谓种子是也。慧根一种。虽复展转轮回。而衣珠自在。至宝弗失。如树梧则梧。树槚则槚。从其所树。久且不易。未有树优昙而得巨磨。树庵罗而得恶叉聚者也。夫自古圣哲。其树深矣。树之最初。而要之再世彼其人。即复习曾史法申韩勒祈连耀麟阁。犯一切空有之戒。甚或丝竹寄胜。曲生埋照。蜡屐留连。金汤辨论。处身智囊。托好阿堵。于薄迦氏。不啻河汉。而究竟收拾。未有不探觉海。不窥般若门者。故或始疑而终信。或迹背而实谐。或口排而衷嗜。要于了义。十九见解。何以故。根在故也。夏君夙禀慧性。能见本来。摭自晋魏。以迄唐宋。诸知禅学者。若而人曰法喜志。志中若许询刘溉庞蕴裴休之属。生平为佛弟子亡论。即昌黎谏佛骨。而从游大颠。杜祁公不信佛氏。读楞严而有解。曰恨得之晚。乃知从威音至今。诸骚人墨士名臣硕宰。何尝不自祗洹中来哉。昔谓老子为摩诃迦叶。宣尼乃净名童子。事有固然。无足讶者。知禅者不言禅。亦犹善易者不言易。故夫有法者。不有其法者也。世人弁髦五戒。土苴大三藏。而猥云见佛。且以为盗区。且以为名利薮。此与阐提蔑隶何异。何言佛法哉。试举是编示之。能淟然汗下。当一棒喝下种子否。

  羼提居士邹迪光撰

  No. 1649-C 法喜志叙

  澄江夏孝廉。辑法喜志成。有客过余。语及之。而曰。茂卿津津禅悦。迹所采撷。率从忠孝节谊中荐取。跳不得儒家门户何也。余曰。茂卿以儒用禅者也。非以儒为禅用者也。以儒为禅用。即儒亦化而禅。以儒用禅。即禅亦化而儒矣。此茂卿陶铸手也。曰然则儒家摈禅何也。曰此以正学脉也。而茂卿以广取善也。一主严。一主宽。两者并行。而不悖也。曰伯升之秽焉而录休文之阿焉录。处道之悖敌而录。天觉之党焉而录。奚取也。曰兵有法。期于克敌。不必出自孙吴也。医有案。期于疗病。不必出自卢扁也。客曰。善已。又语客曰。请为子竟其说。禅教之兴。本之乘儒教之衰而入。顾其所以得久行而不废。则又赖儒教之立也。有如土苴人伦。秕糠事物。胥天下而入于虚无寂灭之教。世道人心。且荡然靡所主持。彼禅者流。即欲云卧霞餐。雍容麈拂。以课其所谓向上第一谛。将焉能之。昔王仲祖刘真常。共访何骠骑。骠骑看文书。不顾。王谓何曰。卿何不摆拨常务。应对玄言。那复低头看此耶。何曰。我不看此。卿等何以得存。闻者共赏。以为佳。由此言之。茂卿之为是编。特于忠孝节谊三致意也。其深乎。其深乎。客以告茂卿。曰善。遂掇幅笺受之。而标其端。

  No. 1649-D 法喜志题辞

  原夫千流万派。莫非天一所生。满字只言。孰是象三之外。傥能函三为一。庶几即佛是心。爰自诞影周星。通晖汉日。鹫头峰下。演金口之微言。鸡足山中。舒玉毫之瑞色。莲花六叶。白社同开。祇树双林。玄风独畅。岂非荷持象法汲引人伦者乎。自匪利根。宁超正果。别相别名。各喝登堂之棒。说常说寂。共操入室之戈。有齐修。有单修。并拟折冲尊俎。无假观。无空观。愿言剖破藩篱。尼师聃。聃师竺。师亦何常。墨归扬。扬归儒。归斯可受。何用分门立户。自然识路知家。总属一因缘。乳酥流出。便说三次第。羊鹿俱无。七十二君。皆在钧陶之内。八万千岁。即为俄顷之间。此夏丈茂卿所为志法喜也。茂卿显证一乘。深研三藏。谓此岸无非彼岸。法身即是报身。矧夫忠孝节义之儒。合于清净。精微之旨。远溯东方而下。近沿南宋以前。凡宰官居士之阐扬。小史稗家之载记。莫不徴引所出。捃摭而来。即代不数人。人不数语。而机缘交激。若掣剑光。智藏开明。旁资鞭影。振金声于觉苑。远宝路于词坛。傥非标表禅宗。缕详史籍。何以契传灯之喻。施合辙之功乎。固知。眼里有筋。具游戏于花飞钏动。舌头无骨。妙言筌于见色闻声。宁独破三学之中坚。抑可谓四禅之外护者矣。不佞愧临川之翻译。乏净土之修持。文力无余。天机最浅。聊藉阮瞻之语。以自附于玄晏之一言云尔。   庄严居士友弟吴亮书

  No. 1649-E 法喜志自叙

『 卍巴蜀佛教 』提醒,在使用本论坛之前您必须仔细阅读并同意下列条款:
  1. 遵守《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并遵守您在会员注册时已同意的《『 卍巴蜀佛教 』管理办法》;
  2. 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
  3. 本帖子由 无量香光 发表,享有版权和著作权(转帖除外),如需转载或引用本帖子中的图片和文字等内容时,必须事前征得 无量香光 的书面同意;
  4. 本帖子由 无量香光 发表,仅代表用户本人所为和观点,与『 卍巴蜀佛教 』的立场无关,无量香光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5. 本帖子由 无量香光 发表,帖子内容(可能)转载自其它媒体,但并不代表『 卍巴蜀佛教 』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6. 本帖子由 无量香光 发表,如违规、或侵犯到任何版权问题,请立即举报,本论坛将及时删除并致以最深的歉意。
  7. 『 卍巴蜀佛教 』管理员和版主有权不事先通知发帖者而删除其所发的帖子。
 楼主|无量香光 发表于: 2015-11-16 14:03:02|显示全部楼层
★本站推荐:发帖子前,请使用“排版助手”软件,让您的文章更悦目!★
续-《卍续藏第 88 册 No. 1649 名公法喜志》

摘自《卍续藏第 88 册 No. 1649 名公法喜志》
  文始曰。一蜂至眇也。亦能游观乎天地。一鰕至微也。亦能放肆乎大海。况人配二仪。超万有。而可无寥廓远大之思乎。几世出世间。得法自在。诚往喆消遥之令图。而亦今人旷达之玄致也。玉几山人。有物外英豪录。昉古参禅学道之士。汇而成编。顾繁者厖杂。简者寂寥。谲者??诞。佚者挂漏。余读未卒业。而为之四顾。为之踌躇。窃有志焉。暇日山居。横襟睨古。于诸名公。次第采撷。一一校雠。人各具一小传。盖自晋魏齐梁。迄于唐宋。按以历朝本史。或诸名公文集。或散见本传。或错综于大藏传灯语录诸书。裒多益寡纂要钩玄。题曰法喜志。厘为四卷。大都超绝殊胜于世外。别标一色。而又准乎人情。不违大道。砥名节则依忠孝。律进退则首清严。出则奋迹麒麟。垂光竹帛。处则希踪麋鹿。照耀松萝。或以理学开基。或以文章命世。总之遗荣履素。归于自然。固非谬悠荒唐。恣意枯槁。作一老头陀行径比也。间有韬敛未尽。荡漾犹存。或跳跃圆方。互有出入。而清言妙理。亦所亟收读之如水镜浮空。冰壶映座。顿令心胆澄彻。神骨清凉。躁竞之意烟消。而郁结之衷雾散。学人欲打透关头。安身立命。舍是无繇矣。老氏有言。虽有拱譬以先驷马。不如坐进此道。其兹法喜之谓乎。夫法居三宝之一。至人秀世。法所必晞。然有法法而不囿于法。譬如雪山十大弟子。胸中各具一造化。决不向如来行处投足。此所谓法法而不囿于法者也。此又法喜者。所当知也。   延陵 夏树芳 撰

  法喜志目录卷一东方曼倩刘更生曹子建羊叔子王茂弘刘真常陶士行谢安石王右军王武冈刹嘉宾王乔之殷中军袁彦伯王坦之何次道何幼则谢仁祖罗君章孙兴公许玄度王简栖王苟子习彦威戴安道宋少文张莱民陶靖节刘遗民周续之谢康乐孟 顗高伯恭明僧绍雷仲伦王彦德孔德璋江文通萧云英何彦德张孝始范伯伦范蔚宗刘灵预周彦伦颜之推戴仲若谢庆绪颜延年何子晢刘士光袁景倩王淮之何子季苏 琼卷二陶贞白荀公普刘慧斐陆佐公孔彦深梁敬之魏伯起刘 溉沈休文刘彦和崔子约刘士湮阮士宗庾彦实杜辅言徐孝穆徐孝克李子约杨越公张士衡孙思邈王仲淹褚河南虞文懿孔颖达杜克明司马乔卿王子安骆宾王武平一宋广平房 管元鲁山王右丞张燕公严挺之李青莲李公度苏 晋韦苏州李遐叔杜子巽陆鸿渐李邺侯颜鲁公裴晋公庞道玄柳柳州刘梦得于刺史李元宾李习之权载之徐 岱李义山卢源一裴 宽卷三白少傅李浚之杜彦之韦南康皇甫湜韩昌黎裴公美丁 繁陈 琡崔 群司空表圣吕许公李文靖谢宗源曾运使查湛然杨文公晁文元王文正朱 炎朱正裕王中立王 随富文忠文潞公杜祁公范文正尹师鲁冯当世夏英公李 觏赵清献欧阳永叔司马温公张文定范忠文邵康节王介甫苏端明苏栾城米襄阳文与可程明道吕晦叔杨无为晁以道王观文刘元城卷四胡康侯周濂溪秦淮海李伯时黄鲁直吴德夫江民表陈忠肃李汉老韩子苍吕居仁张无尽赵郡王王以宁潘待制徐师川杨龟山张魏公胡致堂张文忠王龟龄游定夫于 宪朱晦庵冯跻川陆放翁王龙舒张南轩尤遂初吴明可叶水心真西山钱公相刘后村陆省庵范致虚吴履斋饶德操刘中明刘经臣戴道纯杨 圭李端愿高世则赵松雪黄晋卿顾仲英杨铁崖

  法喜志目录(终)

  No. 1649

  法喜志卷一

  冰莲道人 夏树芳 辑

  窹斗居士 冯 定 阅

  东方曼倩

  东方朔。字曼倩。平原厌次人。武帝朝上书称旨。待诏金马门。时有正谏法言以为滑稽之雄。元狩三年。帝凿昆明池得黑灰。以问方朔。朔曰。可问西域胡道人。时梵僧摩腾至。因问之。腾曰。此劫灰也。

  刘更生

  刘向。字子政。一名更生。年十二。随父任为辇郎。献赋颂数十篇。成帝时为光禄大夫。以赵后淫乱着列女传。以王氏权太盛作洪范五行传。上欲用为九卿。数为王氏所持。居列大夫三十余年。向尝校书天禄阁。青藜夜照。往往多见佛书。其着列仙传云。吾披检藏经。缅寻太史撰列仙图。自黄帝以下迄于今。得仙道者一百四十九人。其七十四人乃见佛经。

  曹子建

  曹植。字子建。操次子。十岁善属文。诵诗书十余万言。邯郸淳见而骇叹。称为天人。植每读佛经。留连嗟玩。以为至道之宗。游鱼山。闻有声特异。清飏哀婉。因仿其声为梵呗。今法事中有鱼山梵。即其遗奏也。植在日不甚信黄老。着辨道论见意。今载藏经中弘明集。

  羊叔子

  羊祜。字叔子。平阳人。累迁尚书在仆射。吴陆抗尝称其德量。虽乐毅诸葛孔明不能过。祜方五岁。令乳母于邻家李氏桑树下探取金环。李氏惊曰。此亡儿所失。乃知李氏子祜之前身也。武帝时祜为荆州都督。日供武当山寺。有问其故。祜曰。前身过多。赖造此寺故获中济。所以供养之情偏重于此。

  王茂弘

  王导。字茂弘。琅玡人。官太傅。封始兴公。僧人吉友游建康。善说梵呗。导见之曰。我辈人也。太尉庾亮。光禄周顗。廷尉桓彝。皆造门结纳。名籍公卿间。吉友尝对导解带盘薄。尚书卞望之适至。友正容肃然。人问其故。对曰。王公风期鉴人。卞令范度格物。吾吾当以是应之耳。

  刘真常

  刘惔。字真常。沛人。少清远。家贫晏如。王导深器之。累迁丹阳尹。时竺法深道徽高扇。誉播山东。惔常为其弟子。一日法深在简文坐。惔问道人何以游朱门。深曰。君自见其朱门。贫道如游蓬户。

  陶士行

  陶侃。字士行。鄱阳人。初为广州刺史。有渔于海得文殊像。送寒溪寺。寺尝经火而像屋无恙。其后侃武昌。使人迎之。十辈不能举。既而丛力致之舟。舟辄没。遂失其像。时谣曰。侃惟剑雄。像以神标。可以诚致。难以力招。及远公创寺。心祈之。于是像泠然自至。

  谢安石

  谢安。字安石。阳夏人。少有时名。朝命敦逼皆不就。年四十余始应命。出为征西司马。太元中加太保。居东山。时与支遁许询为山水之游。尝诏遁入禁中。讲经多会宗遗文。为守文者所[怡-台+(陋-(阿-可))]。安闻而叹曰。此九方[(栗-木+土)*ㄆ]之相马。略玄黄而取神骏也。太和二年。遁辞阙还山。诏建沃州寺以居之。时安守吴兴。以书抵遁曰。思君积日。计辰倾驰尤甚。知欲还剡自治。为之怆然。人生如寄耳。顷风流得意之事。殆为都尽。终日戚戚。惟迟君一来。以晤言消之。一日千载也。

  王右军

 楼主|无量香光 发表于: 2015-11-16 14:04:04|显示全部楼层

卍续藏第88册No.1649名公法喜志

续-《卍续藏第 88 册 No. 1649 名公法喜志》

摘自《卍续藏第 88 册 No. 1649 名公法喜志》
  王羲之。字逸少。导从子。以骨鲠称。起家秘书郎。后为右军将军会稽内史。咸康六年于庐山建归宗寺。请西天达磨多罗居之。羲之在会稽。闻支遁名未之信。后遁还剡。羲之诣遁观其风力。谓曰逍遥可得闻乎。遁作数千言。羲之遂披襟解带留连不能已。

  王武冈

  王谧。字雅远。官司徒。尝与远公书曰。身年四十而衰同耳顺。远答曰。古人不爱尺璧而重寸阴。观其所存。似不在长年耳。檀越既履顺而游性。乘佛理以御心。由此而推。复何羡于遐龄耶。人皆称公善诱。

  郗嘉宾

  郗超。字嘉宾。山阳人。少有旷世之度。标志慕佛。加好行檀。喜隐遁。闻拂衣者必为起屋具器用遗之。支道林每谓其造微之功足参正始。甚重之。为桓温府掾。超问谢安曰。支遁所谈何如嵇中散。安曰。嵇努力才得其半耳。又问何如殷浩。安曰。亹亹辨论。恐当抗衡超?渊源。殷有惭德。后与亲旧书云。支公神理所通。玄挺独悟。数百年来绍隆大法。令真理不绝。一人而已。超尝着五戒文。已行五戒。更修岁月斋戒。迎中而食。既中之后。美味甘香一不得尝。

  王乔之

  王乔之。琅玡人。有念佛三昧诗曰。妙用在兹。涉有览无。神由昧彻。识以照粗。精微自引。因功本虚。泯彼三观。思转豪余。又曰。嘅自一生。夙之慧识。托崇渊人。庶藉冥力。思转豪功。在深不测。至哉之念。注心西极。

  殷中军

  殷浩。字深源。以佛经未了。遣人迓支公。支欲往。右军曰。渊源思致渊富。故未易当。

  袁彦伯

  袁宏。字彦伯。阳夏人。自少有逸才。谢安辈甚重之。累官至东阳郡太守。所著咏史诗及东征等赋。为时盛传。尝着汉纪云。西域天竺有佛道焉。变化无所不入。故能通万物而大济群生。汉明帝感梦。乃遣使天竺问道。图其像而还。有经数千卷。善为宏阔胜大之言。所求在一体之内。所明在视听之外。俗士目之以为虚诞。然归于玄微深远。难得而测。故王公大臣视生死报应之际。莫不矍然而自失焉。

  王坦之

  王坦之。字文度。晋阳人。宁康中迁中书令。领丹阳尹。时桓温移晋祚。坦之与谢安同心匡辅。卒安社稷。与支道林相友善。道林尝造即色论曰。色之性也。不自有色。色不自有。虽色而空。故曰色即为空。色复异空。论成以示坦之。坦之都无言。支曰默而识之乎。曰既无文殊。谁能见赏。

  何次道

  何充。字次道。庐江潜人。风韵闲雅。少以文义见称。王导与庾亮并言于成帝曰。何充器局方概有万夫之望。臣死之日愿引充内侍。则社稷无虞矣。及导卒。遂参录尚书事。推能用功。不树私恩。世甚重之。充性喜释氏。时庾冰以元舅辅政。奏沙门应尽礼王者。充等议不应致拜。乃上奏曰。武皇以盛明革命。明帝以聪圣玄览。岂此时沙门不易屈膝。顾以不变其修善之法。所以通天下之志也。疏三上。冰议遂寝。

  何幼则

  何准。字幼则。充之弟。高尚寡欲。州府交辟不就。初充为骠骑将军。劝令仕。准曰。第五之名。何减骠骑。充居宰辅。权倾一时。而准散带衡门。不及人事。惟焚香诵经而已。其女为穆皇后。

  谢仁祖

  谢尚。字仁祖。鲲之子。仕晋为镇西将军。尚尝梦其父曰。西南有气至。当者必死。汝宜建塔造寺可禳之。若未暇。可于杖头刻作塔形。见有气来可拟之。尚寤遂刻小塔于杖头。后果有异气自天而下。直冲尚家。尚以杖头指之。气即回散。阖门获全。尚于永和四年舍宅造寺。名庄严。

  罗君章

  罗含。字君章。耒阳人。少时尝昼卧。梦一鸟文彩异常飞入其口。自此藻思日新。仕为江夏从事。太守谢尚曰。可谓湘中之琳琅。读书好佛。着更生论曰。世皆悲合之必离。而莫慰离之必合。皆知聚之必散。而莫识散之必聚。今谈者徒云。向我非今我。而不知今我即昔我耳。达观者以死生为寤寐。诚哉是言。

  孙兴公

  孙绰。字兴公。与高阳许询俱有高尚之志。初隐会稽。放情山水。作遂初赋以见志。支道林问绰曰。君何如许。答曰。高情远志。弟子早已服膺。然一咏一吟。许将生面。尝作天台赋示友人范荣期曰。卿试掷地。当作金石声。每至佳句。辄云应是我辈语。哀帝时为著作郎。撰喻道论左袒佛氏。内典中诸所撰述。俱见弘明等集。史臣称绰。有匪躬之节。不徒文雅而已。

  许玄度

  许询。字玄度。高阳人。魏中领军允曾孙也。澡心学佛。江左诸公卿翕然仰慕。简文帝高其风。每月夜必造焉。清言妙理。至其亹亹。简文不觉前席。刘真长为时谭宗。与询结清言友。每谓人曰。清风朗月。何尝不思玄度。与支遁讲维摩经。询发一难。众谓遁不能通。遁通一义。众谓询无以难。询尝以会稽永兴居为崇化寺。建塔四层。

  王简栖

  王巾。字简栖。琅玡人。有学业。为齐录事参军。作头陀寺碑。文精理造。

  王苟子

  王修。字苟子。僧意在瓦官寺中。苟子与共语。使其唱理。意谓王曰。圣人有情否。王曰无。曰圣人如柱耶。王曰如寿算。虽无情运之者有情。僧意曰。谁运圣人耶。

  习彦威

  习凿齿。字彦威。襄阳人。少有志气。博学洽闻。以文章著称。着晋汉春秋凡五十四卷。晋桓温辟为从事。累迁别驾。时有沙门释道安。俊辩有高才。比至荆州。与习相见。道安曰弥天释道安。习曰四海习凿齿。时人以为佳对。习尝与道安书曰。承应真履正。明白内融。慈训兼照。道俗齐荫。宗虚者悟无常之旨。存有者达外身之权。若庆云东徂。摩尼回耀。雨甘露于丰草。植旃檀于江湄。庶如来之教复崇于今日。玄波逸响。重荡濯于一代矣。

  戴安道

  戴逵。字安道。谯郡人。性高洁。武陵王晞闻其善鼓琴。遣人召之。逵对使者破琴曰。戴安道不能为王门伶人。王子猷过访。至雪夜乘舟。孝武时累徴不就。尝欲造无量寿佛。积思三年。刻雕方就。迎置山阴灵宝寺。郗超见而作礼。撮香在手。勃然烟上。极目云表。众皆叹其神异。

  宗少文

  宗炳。字少文。好山水。爱远游。西陟荆巫。南登衡岳。慨焉有尚平之志。因疾还江陵。叹曰名山恐难遍睹。惟当澄怀观道。卧以游之。凡所游履。图之于室。每谓人曰。抚琴动操。欲令众山皆响。刘??领荆州。辟为主簿。答曰。吾栖丘饮谷三十年矣。岂可作王门折腰吏耶。乃入庐山筑室。专修业。尝着明佛论。
 楼主|无量香光 发表于: 2015-11-16 14:05:07|显示全部楼层

卍续藏第88册No.1649名公法喜志

续-《卍续藏第 88 册 No. 1649 名公法喜志》

摘自《卍续藏第 88 册 No. 1649 名公法喜志》
  张野。字莱民。居浔阳柴桑。与陶渊明有婚姻之契。学兼华梵。累徴不就。庾悦以其贫。徴为散骑常侍。笑曰。古人以容膝为安。屈志就禄。非吾志也。乃入庐山。依远公研味释典。

  陶靖节

  陶潜。字渊明。一字元亮。为彭泽令。之官八十日即解印去。赋归去来辞。及宋受禅居柴桑。门前植五株柳。因以五柳自号焉。闲静寡言。不慕荣利。好读书。不求甚解。开卷有得。便欣然忘食。见树木交荫。时鸟变声。亦复欣然有喜。常往来庐山。使一门生二儿舁以行。时远公为西方之社。以书招渊明。渊明曰。若许我饮即往。许之。遂造焉。尝着搜神记。多载佛之灵验。

  刘遗民

  刘程之。字仲思。彭城人。少孤。事母以孝闻。才操自负。不委气于时俗。虽寒饿在己。威福当前。其意湛如也。司徒王谧。丞相柏玄。侍中谢琨。大尉刘??。后先引荐。程之力辞。乃之匡山托于远公。远曰。官禄巍巍。何以不为。程之曰。君臣相疑。疣赘相亏。普室无磐石之固。物情有叠卵之危。吾何为哉。远然其说。深加器厚。太尉亦以其志不可屈。与群公议遗民之号旌焉。居山十五年。修念佛三昧。尝于定中见佛光照地。作黄金色。又有摩顶授衣之异。若遗民者。真可谓妙观大仪。启心真照。飘灵衣于八极。沉香风以穷年。于远公之誓辞。庶几无负矣。莲社与盟凡一百二十三人。

  周续之

  周续之。字通祖。雁门人。年十二。受业于范??。通五经五纬。号十经。世称为颜子。既而入庐山。事沙门慧远。布衣蔬食。终身不娶。与刘遗民陶靖节。号浔阳三隐。

  谢康乐

  谢灵运。玄之孙。家于上虞。少好学。博览群藉。文章称江左第一。仕宋为永嘉太守。袭祖父封爵。故世称康乐。灵运负才傲世。至庐山见远公。肃然心服。即寺筑台。译涅槃经三十六卷。尝撰佛赞曰。惟此大觉。因心则灵。垢尽智照。数极慧明。三达非我。一援群生。理粗心行。道绝形声。菩萨赞曰。若人仰宗。发性遗虑。以定养慧。和理斯附。爰初四等。终然小住。涉求至矣。在外皆去。缘觉声闻赞曰。厌苦情多。无物志少。如彼化城。权可得宝。诱以涅槃。救尔衰老。肇元三事。翻成一道。

  孟顗

  孟顗。仕宋为会稽太守。奉佛精恳。谢灵运嘲之曰。得道应须慧业文人。生天当在灵运前。成佛必在灵运后。顗深恨此语。然而事佛弥加抗厉。

  高伯恭

  高允。字伯恭。渤海蓨人。少有奇度。崔宏异之曰。高子黄中内润。文明外照。必为一代伟器。仕魏累官中书令。爵咸阳公。允虽宠贵。家贫自如。武帝尝幸其第。惟草屋数间。布被缊袍。厨中豉菜而已。帝曰。古之清贫有如此乎。赐帛五百疋。粟千斛。尝撰鹿苑赋。与昙始法师传。文甚精采。年九十八无疾而终。

  明僧绍

  明绍。字承烈。平原鬲人。明经隐居。自号平原居士。齐高帝欲就见之。时明绍方依远公居定林寺。远公问绍曰。天子若来。居士若为相对。绍曰。山薮之人。正当凿坏以遁。若辞不获。便当依戴公故事。高帝知其意不可屈。遣人赐以竹根如意。及笋箨冠。宋泰始中尝游摄山。野老谏曰。山多猛虎毒蛇。所以久绝行迹。绍曰。毒中之毒。无过三毒。忠信可踏水火。猛虎亦何能为。乃结茅茨廿许年。不事人世。尝与法度禅师讲无量寿经。夜见金光照室。

  雷仲伦

  雷次宗。字仲伦。豫章人。隐退不受徴辟。入远公莲社。立馆东林之侧。及远公亡。与子侄书曰。吾托业庐山。事释和尚三十年。渊匠既倾。良朋亦丧。及今未耄。尚可励志西归。自今已往。勿以家务相闻。

  王彦德

  王玄谟。字彦德。祁县人。素奉佛。尝举兵伐魏。玄谟为宁朔将军。受辅国萧斌节制。玄谟失律当斩。沈庆之因谏曰。佛狸威震天下。岂玄谟所能当。且杀战将徒自弱耳。乃止。初玄谟将见杀。以观音示梦得免。后官至开府仪同三司。年八十二卒。

  孔德璋

  孔稚圭。字德璋。会稽人。风韵清飒。好文咏。太守王僧?见而重之。引为主簿。与江淹对掌辞笔。尝答萧子良疏曰。民早奉提拂之仁。深蒙弘引之训。至于大觉明教。般若正源。使民六滞顿祛。五情方勖。回心顶礼。霍然大悟。

  江文通

  江淹。字文通。考城人。少孤。采薪以养母。仕齐累官御史中丞。弹劾不避贵近。风采肃然。后封醴陵侯。以诗赋显。尝着无为论曰。吾闻大人降迹。广树慈悲。破生死之樊笼。登涅槃之彼岸。阐二乘以诱物。去诸相以归真。有智者不见其去来。有心者莫知其终始。湛然常住。永绝殊途。

  萧云英

  萧子良。字云英。敦义爱古。郡人朱百年有至行。及卒。馈其妻米百斛。蠲一人给其薪。与文慧太子并精佛理。而子良每招致名僧讲诸佛乘。尊法之盛江左未有。或亲为众僧赋食行水。子良尝梦东方普光世界天王如来。说净住净行法门。因着净住子二十卷。净住者即梵语布萨。谓净身口意如戒而住也。

  范伯伦

  范泰。字伯伦。顺阳人。仕刘宋为中书郎。继领国子祭酒。少帝在位多失。数上封事苦谏。博览篇籍。撰古今善言二十四篇。暮年事佛甚精。于宅西建祇洹精舍。

  范蔚宗

  范晔。字蔚宗。伯伦之子。仕宋为秘书丞。撰东汉书。有西域论曰。佛道神化。兴自身毒。而二汉方志莫有称焉。张骞但着地多暑湿。乘象而战。班超惟列其奉浮屠不杀伐。而精文善导之功靡所传述。予闻之。其国殷乎中土。玉烛和气。灵圣之所降集。贤懿之所挺生。神迹诡异。则理绝人区。感验明显。则事出天外。而骞超无闻者。岂其道闭往运。数开叔叶乎。

  何彦德

 楼主|无量香光 发表于: 2015-11-16 14:06:11|显示全部楼层

卍续藏第88册No.1649名公法喜志

续-《卍续藏第 88 册 No. 1649 名公法喜志》

摘自《卍续藏第 88 册 No. 1649 名公法喜志》
  何尚之。字彦德。宋文帝时为侍中。帝尝谓尚之曰。范泰谢灵运常言。六经在济俗。若求性灵真要。必以佛理为指南。近见颜延之折达性论。宗炳难黑白论。并明至理。开奖人意。若率土皆淳此化。则朕坐致太平矣。尚之曰。渡江以来。王导周顗。庾亮谢安。戴达许询。王蒙郗超。王坦之。臣高祖兄弟。莫不禀志归依。夫百家之乡。十人持五戒。则十人淳谨。千室之邑。百人修十善。则百人和睦。人能行一善则去一恶。去一恶则息一刑。此明旨所谓坐致太平者也。时羊元保进曰。此谈非臣所与闻。窃谓秦楚强兵。孙吴吞并。将无取于此也。尚之曰。夫礼隐逸则战士息。贵仁德则兵气消。以孙吴为志。动期吞并。则将无取乎尧舜之道。岂特释教而已哉。帝悦曰。释门之有卿。犹孔门之有季路。恶言不入于耳也。

  张孝始

  张元。字孝始。河北万城人。年十六。其祖丧明。元忧泣。昼夜经行以祈福佑。复诵药师经。至盲者得视之语。遂请七僧燃七层灯。转读是经七昼夜。每日行道祝曰。元为孙不孝。使祖丧明。今以灯光并施法界。乞祖目还明。元求代闇。是夜梦。一神僧以金篦刮其祖目。三日遂瘥。

  刘灵预

  刘虬。字灵预涅阳人。抗节好学。宋太始中为当阳令。后徙居江陵。竟陵王累辟不就。报书曰。畅余音于山泽。托暮情于鱼鸟。遂断谷饵术。麻衣草履。长斋礼诵。六时不缺。注华严法华二经。

  周彦伦

  周颙。子彦伦。建康人。颙于钟山西立隐舍。清贫寡欲。终日长蔬。王俭问曰。山中何所食。颙曰。赤米白盐。绿葵紫蓼。后应诏出仕。累官国子博士。明帝颇好玄理。而所为多惨毒。颙不为显谏。辄诵经中因缘罪福之事。帝亦为之少止。太子尝问颙卿精何如胤。颙曰三涂八难。共所未免。然各有累。太子曰其累伊何。颙曰周妻何肉。颙尝建山茨寺于钟山。今草堂寺是也。

  颜之推

  颜之推。字子分。西魏武平中为黄门侍郎。举家蔬食。深崇佛教。有颜氏家训行于世。其归心篇曰。神仙之事。颇为虚放。纵使得仙。终当有死。不劝汝曹学之。佛家三世之事信而有徴。家素归心。勿生轻慢。其间妙旨具于经论。不复于此赞述。

  戴仲若

  戴颙。字仲若。逵之子。才巧如其父。江夷尝托颙造观音像。积年未成。夜梦神曰。江夷与观音机缘未契。可改为弥勒。颙即驰报而夷书已至。俱于此夕感梦。触手成妙像。今在会稽龙华寺。颙超逸多风。以剡县多名山。故世居剡。桐庐复多名山。故复居桐庐。己又爱吴下佳山水。复游吴下。吴中好事者。共为筑室。至聚石开涧以居之。尝着逍遥论。注礼中庸篇。永初嘉中累徴不就。

  谢庆绪

  谢敷。字庆绪。会稽人。崇信释氏。初入太平山中十余年。以长斋供佛为业。招引同事化导不倦。以母老还南山若耶中。内史郗愔表荐之。徴博士不就。郗尚书尝曰。谢庆绪识见虽不绝人。可以累心处都尽。

  颜延年

  颜延之。字延年。琅玡人。官至太常卿。居身清约。不营财利。子竣既贵重。权倾一朝。凡所资供。延之一无所受。宅宇如旧。见竣起宅。谓曰。善为之。无令后人笑汝拙也。释慧亮过江。止何园寺。讲莲花大小品十地等。延之眷德流连。每叹曰。安汰吐珠玉于前。斌亮振金声于后。清言妙绪。将绝复兴。

  何子晰

  何点。字子晰。偃之子。尚之孙。点明目秀眉。容貌方雅。不以门户自矜。或驾柴车。或蹑草履。随意所适必醉归。人谓之通隐。梁武帝赐以鹿皮巾召见。引入华林园。诏拜常侍。点以手捋帝须曰。乃欲臣老子耶。遂辞去。一时名士如陈郡谢瀹。吴国张融。会稽孔德璋为莫逆友。点门世信佛。以会稽山多灵异往游焉。居若耶山云门寺。兄求弟胤。并从栖遁。世号点为大山。胤为小山。求为东山。

  刘士光

  刘歊。字士光。平原人。奉母兄以孝弟闻。母每病梦歊进药。翌日有问。弟刘訏常戴谷皮巾。披衲衣。每游山山泽。留连忘返。訏善玄言。尤精释典。与兄歊听讲钟山。因共卜筑有终焉之志。歊所著有革终论。以为形之于神。逆旅之馆耳。既死神去。馆乃速朽。世称其达。卒谥贞节先生。

  袁景倩

  袁粲。字景倩。幼孤好读书。及长有风操。尝着妙德先生传。仕宋累官尚书左仆射。出镇石头城。为刘僧静所杀。子最以身卫父俱死。粲语最曰。我不失为忠臣。汝不失为孝子。逸士顾欢偏主道教。粲为论以驳之。谓孔老教俗为本。释氏出世为宗。发轸既殊。其归亦异。又仙道以变形为尚。泥洹以陶神为先。变形者。白首穷玄。而未能无死。陶神者。尘惑日损。而湛然常住。

  王淮之

  王淮之。字元会。琅玡人。世尚儒业。不信佛法。常谓身神俱灭。宁有三世耶。元嘉中为丹阳令。病绝少苏。时建康令贺道力省疾。淮之语道力曰。身死神存。始知释教不虚。道力曰。明府生平置论不尔。今何见而辄异之耶。淮之敛容答云。神实不尽。佛氏不可不信。语讫而终。

  何子季

  何胤。字子季。少好学。师事沛国刘巘。受易及礼记毛诗。时入钟山定林寺听内典。仕齐为建安太守。每伏腊放囚还家。依期而返。胤尝与门人议蔬食。门人上疏曰。变之大者无如死生。死生之所重无逾性命。性命之于彼极切。滋味之在我可赊。如云一往一来生死常事。则伤心之惨行亦自及。胤之末年遂绝血味。

  苏琼

  苏琼。字珍之。武强人。为清河太守。郡父老尝献瓜二头。琼置梁上终不割。性喜禅理。有沙门入谒。意欲徴债。琼竟日与之谈玄。沙门无从启口。弟子问故。沙门曰。每见府君。径将我入青云间去。何由得论地上事耶。遂焚其券。

  法喜志卷一
 楼主|无量香光 发表于: 2015-11-17 20:17:13|显示全部楼层
敦伦尽分 闲邪存诚 老实念佛 求生净土
 楼主|无量香光 发表于: 2015-11-20 08:06:02|显示全部楼层
印光大师开示:
   无论在家出家。必须上敬下和。忍人所不能忍。行人所不能行。代人之劳。成人之美。静坐常思己过。闲谈不论人非。行住坐卧。穿衣吃饭。从朝至暮。从暮至朝。一句佛号。不令间断。或小声念。或默念。除念佛外。不起别念。若或妄念一起。当下就要教他消灭。常生惭愧之心及忏悔心。纵有修持。总觉我工夫很浅。不自矜夸。只管自家。不管人家。只看好样子。不看坏样子。看一切人都是菩萨。唯我一人实是凡夫。果能依我所说修行。决定可生西方极乐世界。
© 2010-2017, 蜀ICP备12031014号, Powered by 5Panda
GMT+8, 2017-12-16 21:11, Processed in 0.140400 second(s), 10 queries, Gzip On, MemCache On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