盐源苹果,欢迎助农支农,收获阳光自然果的您!

卍巴蜀佛教

 找回密码
 免费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开启左侧
查看: 497|回复: 0
 来去匆匆 发表于: 2010-12-4 01:39:54|显示全部楼层

[大陆]张剑副司长在中佛协第八届理事会佛教教育委员会第一次会议上讲话

  2010年11月27日,国家宗教事务局四司张剑副司长在中佛协第八届理事会佛教教育委员会发表讲话,原文如下:
  尊敬的传印会长,尊敬的湛如副会长,各位法师,各位朋友:
  大家好!很高兴与大家共同参与和见证新一届中国佛教协会教育委员会第一次会议。在这里,我代表国家宗教局四司,向中国佛教协会,向中国佛协佛教教育委员会表示衷心的祝贺!
  佛教是个历来重视教育的宗教。我曾多次听佛教界友人谈起佛教就是佛陀的教育、教导与教诲,佛教界人士更是将自己视为佛陀的学生。中国佛协虽在之前成立过教育与文化委员会,但完全、专门的佛教教育委员会,却是在2010年2月召开的中国佛教协会第八届理事会上才得以成立。这一专门委员会的成立,反映了中国佛教界对佛教教育现状和形势的清醒认识,反映了中国佛教界领袖们对佛教教育重视程度的进一步提高,反映了中国佛教界提高佛教教育水平的弘愿和决心。
  谈起新中国的佛教教育,我们不能不想起赵朴老,在1986年召开的全国汉语系佛教院校工作座谈会上,赵朴老针对中国佛教工作百废待兴但却人才凋零殆尽的情况,系统而明确就中国佛教教育的规划、课程、教材、师资、生源、管理体制、经费等方面提出了设想与要求。1992年元月在上海召开的全国汉语系佛教教育工作座谈会上,赵朴老更是急切地高呼:“当前和今后相当时期内,佛教的工作最重要、最紧迫的事情,第一是培养人才,第二是培养人才,第三还是培养人才”。随后又审时度势地提出从信仰、道风、人才、教制、组织五个方面加强中国佛教自身建设的方针。时至今日,每当召开有关宗教院校方面的会议和座谈,政府部门和各个宗教人士都情不自禁地想起和引用赵朴老的肺腑之言。
  多年来,中国佛协历届班子,都高度重视佛教的教育工作。除以上两个重要的座谈会外,各地佛教协会和佛学院,如江苏佛协、重庆佛学院等也先后主办或合办过佛教教育的研讨会。2007年,中国佛教先后组团前往各地,对国内佛教院校教材、课程设置等各方面情况进行全面的摸底调研,提出了高质量的调研报告,为规划好佛教院校未来的健康发展道路打下了良好而坚实的基矗
  从那时到今天,随着改革开放的进一步深入和经济、社会的进一步发展,中国的佛教院校得到了快速发展和提高。不仅有中国佛学院这样的传统名校,也已经和正在产生诸如法门寺佛学院、河南佛教学院、五台山尼众佛学院等规模弘大、设施完备的新型院校。仅从内部培养僧人的数量上看,已可以满足国内培养人才的需要。但“十年树木,百年树人”,我国佛教的人才培养,既有知识水平提高的一面,更有僧格养成一面,是关系佛教续佛慧命、服务社会的大问题,还需要从更高的要求,更宽的视野,更长远的发展眼光去认识和分析。客观地讲,从国家经济社会形势和发展的需要上看,从国内外佛教教育的发展和竞争上看,从党和国家希望“发挥宗教界人士和信教群众在促进经济社会发展中的积极作用”的要求来看,我国的佛教院校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比如,我国的佛学院数量虽多,但普遍规模小,与动辄1、2万名学生,占地上千亩的国民教育体系的大学有极为显著的差距;教学力量薄弱,本身高素质的师资人才就极为有限,全国佛教院校专职老师总共才266人,生源质量总体较低,有些甚至未达到初中毕业生水平,学科分配无规划,除南传和藏传佛学院外,各佛教院校多以八宗并弘为目标,却没有三大语系的全面教育,没作为高等教育应有的学科和院、系分别,特色不够突出;课程设置的规划不够科学,一些院校是有什么老师上什么课,随意设置的课程,难以满足培养人才的需要;教材建设相对滞后,目前尚无向全国推广的教材范本,各佛学院多数沿用传统的,甚至境外的教材,不但体系不完整,水平参差不齐,也难以应对日益发展变化的中国社会实际;在制度化管理上,一些传统的学院至今仍无合乎法律规范的学院章程,权责不明,领导职数泛滥,有的甚至陷入难以为继的境地。以上种种显示赵朴老在80年代末所指出的问题与不足,尚未得到根本上的解决。
  以上情况的出现,原因是多方面的。有办学主体不到位的原因。按照《宗教事务条例》和《宗教院校设立办法》,全国性宗教团体和各盛自治区、直辖市宗教团体是宗教院校的办学主体。但在实际办学过程中,由于种种原因,长期以来宗教团体对院校工作重视不够,认识不到位,管理不到位,有的甚至认为举办宗教院校是政府的事,没有成立专门的教育委员会,或成立了教育委员会却没有发挥作用,引发了一系列管理错位的问题。有管理体制上的原因。现多数宗教院校的主要负责人由宗教团体主要负责人兼任,同时配备数量较多的行政负责人员。由于宗教团体主要负责人兼职较多,许多人无暇顾及院校日常工作,造成了宗教院校负责人在权责方面的不统一,致使许多院校领导班子不稳定,制度不健全,管理不规范,缺乏长远规划。也有经费等方面的具体原因,目前除中央财政支持补助的个别院校外,大部分院校没有经常性、可持续性的足够经费来源,设施简陋,教学设备短,教师、学生生活困难。
  可喜的是,新一届佛协领导班子成立后,不但成立了专门的佛教教育委员会,而且要真正发挥这一委员会的职能。此次佛教教育委员会会议着眼于当前的中国汉语系佛教教育的全局和现状,开始在委员会工作规则、佛教教育规划、教学大纲、教材等最核心的方面进行研究和探索,拿出切切实实的成果。因此,我有理由相信,本次佛教教育委员会会议,一定能在继承和发扬中国佛教重视教育传统的基础上,进一步加强和提高我国佛教教育的统筹规划和决议执行力,使本次会议成为中国佛教践行佛陀教诲,弘扬佛教文化的一次重要结集,在中国佛教历史上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
  借此次会议之机,我也对佛教教育委员会提几点要求和建议:
  1、正确的办学方向,发扬爱国爱教的优良传统。 
  改革开放以来,我国在经济社会各方面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当前虽然我国仍处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基本国情未变,但社会已发生了空前的深刻变革,社会思想文化越来越多元多样多变,我国宗教院校的学生正处于更加复杂多变的社会思想环境中,他们的个性需求和特点也越来越鲜明,思想活动的独立性、选择性、多变性、差异性日趋明显。这一新的形势下,要求我们的宗教院校必须进一步提高思想政治工作的能力与水平。只有牢牢把握正确的政治导向,把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贯穿于教育教学的全过程,才能培养出政治上靠得注宗教上有造诣,品德上能服众,关键时刻起作用的爱国爱教宗教人才队伍,这是思想政治教育的根本任务,也是在我国办好宗教院校的根本前提。
  2、明确和充分发挥好佛教教育委员会这一专委会职能。
  要通过专委会职责的明确,工作规则的制定,工作任务的量化,具体工作的经常化改变以前专委会职能弱化的不足。中国佛协的教育委员会,应结合中国佛教的历史传统和实际情况,肩负起制定本宗教院校教育的中长期规划,科学规划各宗教院校教育体系;科学规划专业和课程设置;制定完善的人才培养计划;统编、审查宗教专业课教材;指导做好教师资格认定和职称聘任及学生学位授予工作等事项。还要组织力量并指导宗教院校开展学术研究活动,为促进宗教与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提供理论支撑,并推动宗教院校把研究成果深入到教学实践中去。
  佛教教育委员会要放眼于全世界佛教院校的教育现状与发展,着眼于我国佛教院校的现实及未来需要,通过以上职能的发挥,充分调动各有关方面的积极性,在佛教院校的规划协调、制度建设,资源调配等各个方面发挥好领导作作,切实整合资源,集中力量,以符合市场经济规律的方式,形成全国一盘棋,切实推进我国的佛教教育工作的健康有序的发展。
  3、以规范化教学为切入点,建立以提高教育质量为导向的佛教教育管理制度和工作机制。要依照中国佛教实际制定的本宗教的教育质量标准,加强教育质量评估和监督。逐步推进办学行为规范化,办学条件标准化,课程实施科学化,考试考评制度化。逐步建立适合本宗教的教育政绩评价体系,学校工作评价体系,教师工作评价体系。要从制度建设和人员配备两方面支持各佛教院校领导班子自主开展工作,推进学校自主办学和民主管理制度。
  4、要强化专职教师队伍建设。正如胡锦涛主席在全国教育工作会议指出:“教育大计,教师为本”。我们必须紧紧依靠广大佛教院校教师和教育工作者,通过规范化管理,不断提高教师政治素质和业务素质,弘扬尊师重教的风气。国家宗教局将指导全国性宗教团体和各地宗教事务部门,按照《宗教院校教师资格认定和职称聘任办法》,规范宗教院校教师的选聘、考核,提高宗教院校教师的素质,妥善解决宗教院校教师职称问题,稳定师资队伍。此外,国家宗教局还将进一步加强对教师的继续教育工作,继续实施宗教院校主要负责人和骨干教师培训工程,继续探索宗教院校教师进一步深造的各种方式和途径;继续严格执行《宗教院校聘用外籍专业人员办法》,加强对外籍专业人员的聘用与管理工作。佛教教育委员也要从自己的角度,采取实际办法,切实稳定师资队伍,强化专职教师队伍建设。
  5、要重视教材建设,规范教学内容。我国的宗教院校,师资和生源相较于国民教育高校而言,总体上还有着明显的差距和不足。因为种种原因,我国宗教院校使用的教材五花八门,大多沿用传统教材,陈旧、落后,与社会现实需要有着较大距离,有的甚至借用境外教材,内含了一些不正确、不符合中国实际内容,为境外利用宗教进行渗透留下伏笔和空间。因此,各全国性宗教团体集中各方资源的和宗教、学术界力量,统一编撰各宗教专业课教材,不但是保证提高教学质量的必需,也是保证各地宗教院校正确办法方向的必需。在新时代条件下,编撰适用于我国各宗教院校的宗教专业课教材的过程,既是培养、锻炼和发现我国各宗教优秀人才的过程,也是我国各宗教界面向世界、面向未来,不断展开教理、教义研究,建立符合中国实际宗教理论体系的过程。仅仅靠延用过去的传统教材,或借用外来教材,无法抵制境外各种思想和意识的渗透,也无法培养出符合国家和中国各宗教需要宗教理论大师。因此,统编教材的编撰工作,既是一项基础性工作,也是一项具有前瞻性的长远工作,必须予以重视。
  目前,由我局统一主编的各宗教思想政治课教材已基本编成。中国伊斯兰教协会已发行了11本13册宗教专业课统编教材。我们很高兴地看到,中国佛协在多年调研的基础上,此次也提出了佛教院校教材骗审大纲。希望此次能善始善终,以此会为契机,推动佛教院校教材编撰工作的全面展开。
  6、要充分利用各方面力量,切实形成各方面动力,提高佛教教育的办学水平。佛法在世间,不离世间觉。佛教人才的培养,不能仅局限于佛教知识与素养,而应结合各方面力量,展开全方位的素质教育。近年来,云南、上海等各地,在结合宗教院校教育与普通高等院校教育力量,全面加强宗教界人士综合素质方面,展开了一系列卓有成效的试点,效果良好,成绩突出。实践证明,要培养全方位发展的高素质人才,仅靠宗教界自身的力量是不够的。宗教院校,不但要借助教内的力量,也要充分借助国民教育体系的教育力量,协调好教育发展与社会发展的关系。同时,宗教院校教育也要借助境内外各方面的优秀人才和教育资源,加强国际交流合作,借鉴国外先进教育理念和有益教育经验,使我们的宗教院校办出特色,办出水平,出名师、育英才,真正达到切实提升我国宗教院校地位影响力、竞争力的目的。
  以上是会议前后,结合宗教院校工作实践,对此次佛教教育委员会议而发的感慨和希望。我相信,有宗教信仰自由政策的保障,有党和政府的正确领导,有在座各位佛陀弟子的不懈努力,有社会各界的护持,我国的佛教教育事业一定能够顺应时代潮流和社会需要,培养出一支热爱祖国,拥护党和政府的领导,政治上靠得注学识上有造诣,品德上能服众,能够带领广大信教群众走与社会主义相适应的道路,在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促进经济社会发展中发挥积极作用的爱国爱教的宗教教职人员队伍。
© 2010-2020, 蜀ICP备12031014号, Powered by 5Panda
GMT+8, 2020-10-26 05:41, Processed in 0.046800 second(s), 7 queries, Gzip On, MemCache On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