卍巴蜀佛教

 找回密码
 免费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开启左侧
查看: 282|回复: 0
 来去匆匆 发表于: 2010-4-19 13:32:14|显示全部楼层

[大陆]震后三日的藏传佛教僧人:我看到了国家的力量

  结古寺坐落在青海省玉树藏族自治州结古镇以西两公里的彭措达泽山上。从山顶到山腰,绛红色的寺院和僧舍如同一片彩霞,铺展在青海省南部广袤的草原上。
  这座拥有550名僧众的寺院,是玉树藏族自治州最大的藏传佛教寺院,历史可以上溯到近2000年前。
地震袭来:“没想到他们行动这么快”

  7.1级地震发生的14日7时49分,僧人们正聚集在位于寺院最高点的佛学院大经堂里。
  5时45分起床,6时早课,这是结古寺四季不变的节奏。
  脚下突然而至的震动,让站立着诵经的僧人们几乎跳了起来。紧接着,建筑物稀里哗啦倒塌的声音从门外传来。
  20岁的佛学院讲师格来旦增第一个打开已经变了形的大门。强烈的震动还在持续,他和同伴们只能以“S”型的路线向山下跑去。直到跑出200多米开外,他才发现,自己竟然光着脚。
  回头看看大经堂,模糊一片。俯瞰山下,同样灰尘漫天。
  实际上,清晨5时许的那次小震,许多人都感觉到了。
  “墙好像在微微地颤动。”喇嘛索南知道这是地震,但并没有在意。“我以为小震过去就不会再来了。”
  两个多小时后,有着500多年历史的大殿东墙几乎全部坍塌,佛学院大经堂一侧塌陷,部分佛塔的塔尖也被折断。而寺院内部设施的受损情况,僧人们至今还没来得及进去查看。
  索南说,在玉树的寺院中,结古寺的灾情并不是最严重的。更靠近震中的禅古寺,数百座建筑中仅有一座未倒。
  像结古镇的大部分民房一样,寺院的建筑多为木头加空心砖甚至土坯。在地震面前,这样的结构不堪一击。
  9时许,正在广东惠州讲学的佛学院教授昂噶接到了来自玉树的电话。
  学生们劝他说,您马上赶回去也没有用啊,相信政府很快就会帮忙的!昂嘎仍然心急如焚,直到各地部队官兵和消防队员整装待发的消息出现在电视新闻里。
  “我没有想到,他们能行动得这么快。”40岁的昂噶说,“我的心,一下子就放松下来了。”
第一天:“我们都是玉树人”

  躲过劫难的僧人们,集中到了山腰的一片平地上。这是结古寺平日里办法会的地方。
  清点人数,一名喇嘛失踪,其他请假外出的僧人情况不明。
  “我们没有心理准备,也没有抗震预案。”寺院管理委员会主任普布说,那时只有一个念头:老百姓肯定伤亡更严重,得赶快去救他们。
  普布后来才知道,在这一刻有着相同想法的人,还有很多。地震发生后仅10分钟,同样严重受损的玉树军分区投入130多人,率先开始生命救援。
  没有救援工具的僧人们连走带跑,奔向山下的小镇。
路边三三两两地摆放着尸体,老百姓站在自家的废墟上挖掘。从那些焦灼的面孔里,索南找到了母亲永吉巴毛和哥哥财旺格来。
  母亲脸上有些伤痕,哥哥腰椎断裂,被邻居抬着。
  地震发生后,母亲和哥哥被压在了废墟下。住在隔壁的两人已经跑了出去,却又立即转身回来救他们。听着母亲泣不成声的讲述,索南对邻居连声道谢。
  那是两个从四川到玉树打工的汉族人。虽然生活习俗不同,他们与同住在一个小院里的藏族人家相处融洽。
  作为州、县政府所在地,结古是唐蕃古道上的商贸重镇,外来人口几乎与本地人口一样多。从小生活在这里的索南,能叫出他们当中许多人的名字。
  “我们都是玉树人。”索南说。
  不分僧俗,不分藏汉,震后第一天的废墟上,人们携手营救生命。
  那天晚上没有电。僧人和附近的老百姓一起,露宿在结古寺下方的山坡上。
  远远看去,过去灯火通明的结古镇一片漆黑。
  “多来些救援的人吧。”索南在心里说。
第二天:“老百姓平静了很多”

  第二天天刚亮,索南又下山了。
  镇上的情景,让他大吃一惊。头一天还畅通的街道,此时已被救援车辆和人员挤得水泄不通。
  仿佛一夜之间,结古镇上冒出了数不清的外地人,扬起了各种字样的红旗。广场和体育场上搭起了临时医院,身穿白大褂的医生忙着接诊,部队官兵和消防队员在废墟上紧张忙碌着。广东的、安徽的、四川的……索南从他们的衣服上辨认着一个个地名。
  其实,16日下午,索南就在体育场碰到了从外地赶来驰援玉树的一支部队。他不知道他们是什么部队,也不知道他们来自哪里。
  就在地震发生当天,解放军和武警部队的救灾官兵和物资专列先后启程,三架军机飞抵玉树,国家救援队等已展开救援。
  结古镇的老百姓翘首期盼。索南说,在大批救援力量接踵而至的15日,老百姓纷纷拉着那些当兵的,带到自家的废墟上。
  “他们会把人救出来的。”一位中年妇女对索南说。索南发现,这些第一天除了哭几乎说不出话来的老百姓,今天平静了很多,还常常互相安慰。
  僧侣们还在救人。有时,在同一片倒塌的房屋上,部队和僧侣会同时行动。索南说,他们与部队官兵交谈不多,但一旦余震袭来或是挖至危险处,军人会大喊着让僧人先撤下去。
  这是25岁的索南第一次见到这么多当兵的。
  在位于结古镇西部的西航地区实施救援时,废墟边玩耍的小男孩文达捡到了几包香烟。索南让文达把烟送给当兵的──干了一天活,那些当兵的似乎不吃不喝,只是有人偶尔蹲下来抽支烟。索南没有想到,当兵的不仅不要香烟,还从自己的背包里取出面包递给小孩。
  地震发生两天来,索南第一次笑了。他看见,当兵的也笑了。
第三天:“我看到国家的力量”

  全国各地的救援人员和物资,源源不断地抵达玉树。
  16日凌晨,结古寺领到了帐篷和发电机。两个夜晚以来没有灯光的彭措达泽山上,似有星星在闪烁。
  天色未亮,昂噶教授从广东回到结古寺。在破损的寺院里伫立一阵,又到镇上走了一圈,他眼里有泪。
  志愿者在这一天逐渐汇集。更多的食物和药品,送到了老百姓和僧侣们手中。索南却对那些长途跋涉而来的志愿者有些担心──玉树高寒缺氧,他们能不能适应?
  黄金72小时即将过去,僧人仍在与救援人员和群众一起继续营救。另一些僧人则留在山上为亡者超度。“大日如来经”的诵经声,响彻山谷。
  昂噶说,2008年的汶川大地震发生后,僧人们同时为遇难者超度,整整念了七七四十九天的经。
  在这次玉树大地震中,包括8名结古寺僧人在内,截至17日上午10时,玉树地震已有1339人遇难。
  从15日中午开始,灾区伤员开始向外地转送。索南的哥哥,也在晚上空运到了兰州。
  “利众生是我们佛家的思想,也是现在救援人员们正在做的事。”在谈到目前的救灾行动时,昂嘎说,“我看到了国家的力量。”(文:白瑞雪 刘昕 樊永强)
© 2010-2018, 蜀ICP备12031014号, Powered by 5Panda
GMT+8, 2018-10-16 22:02, Processed in 0.171601 second(s), 8 queries, Gzip On, File On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